• 2004-08-21

    我话事

    版权声明: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
    http://www.blogbus.com/zhengzhou-logs/1543949.html

    繁重的工作让家变得越发象一家旅馆,以前还能不时地给自己坐一顿简单的饭,现在却只剩下了睡觉这一项功能,晚上回到家里的时候,已经是半夜,再没有力气,也没有情绪看那些电影。

    每天闹钟准时在7点把我叫醒,赖在床上看看凌晨奥运会的各种新闻之后,关心中国又拿了几块金牌,关心每一个自己熟悉的体育项目,和每一个自己不熟悉的运动员,然后刷牙洗脸,然后从门口的螺丝钉上把钥匙拿下来,在耳朵里塞上一些音乐,骑上老爸的破自行车,汇入繁忙的早班人流。

    闷在五层小楼的那间办公室里,和16个年轻的同事快乐地忙碌一天,按时到食堂吃6块钱的自助餐,不按时地下楼重新在耳朵里塞上一些音乐,重新骑上老爸的破自行车,路上人已经变得稀少。自从2年前,公交IC卡代替了自行车,就很少如此惬意地横行在街头,每每在公车里挤得一身汗,一脑门郁闷的时候,就很盼望报社能离家近些,再近些。

    这种看这路灯下自己的影子拉长又变短,然后再拉长的感觉,真好。

    分享到: